第三百八十二章 被人嫌弃的郁闷
书名:医手遮天:将门王妃 作者:澜海青荷 本章字数:3006字 更新时间:2021/07/30 23:56:06

晋明和陈中并排站在马车旁,虎视眈眈的看着安辰羿安然无恙的从马车上面跳下来,只是,他的外袍却在手中提着,看着有些奇怪。

“嗯?干嘛把衣裳提在手中?你是真掉到水里面了吗?”陈中不合时宜的愣头愣脑的问了安辰羿这么一句。

安辰羿的眼角抽了两下,他怎么知道自己掉水里面了?

应该,应该没人知道它掉到水里面吧?

安辰羿装作像没事人一样,淡淡的问道:“谁给你说的我掉水里面去了?”

陈中都凑上来,仔细地盯着安辰羿的头发看:“不是那女人说你掉水里面去了吗?你这还真掉水里面去了呀?本公子怎么觉得不像呢?”

这么大个人,又不是孩子,水那东西又不是看不见摸不着的,怎么还能掉下去呢?这鬼话能哄得了谁呀?

晋明挑了挑眉,认真的问道:“你,该不会是被那女人打下水的吧?就知道你说话嘴欠,若是被她打下水的,那倒也正常。”

安辰羿的脸色一沉,“她说的?我是被她打下水了?”

晋明摇摇头不作声,只意味不明的盯着安辰羿的脸,笑得有些不怀好意。

陈中点点头,巴叽着嘴说道:“啧啧……本公子觉得也是!你被她打下水的可能性很大,反而掉下水中的可能性不大。”

“咳!”江媛咳了一声从马车上走出来,就猫着腰站在车辕上面问道:“还真没看出来你这文邹邹的一个人,想象力还真是不差呀!”

陈中讪讪的笑了两下:“哪里?哪里?不是你给秦峰说的这人掉水里面去了,本公子也就是随口问问。”

安辰羿看着江媛站在马车上面有些为难的不知道说什么好,他真想过去一把抱她下来,可就怕再被这女人无辜嫌弃。

“你这记性倒是好啊!不过,眼下倒是要你帮个小忙。”江媛对陈中说道。

陈中收起笑颜,立刻就认真起来:“不必客气,有什么事你尽管吩咐即可。”

他们这么多人,都在为过不了河的事烦恼,这还没一个人能想得出办法来。

如今这女人一夜之间弄回来这么多树木,那过河就有望指日可待了,莫说给她帮个什么忙了,就是直接命令他去干,那他也得去呀!

江媛努力视安辰羿为空气,以强硬的口气对陈中说道:“你过来。”

安辰羿眼见着陈中大步往马车跟前走去,他真想去挡了陈中的路,却收到江媛威胁的眼神,他只得心有怒气的站在那里看着。

陈中走近马车之后又问:“到底有何吩咐?你且说吧!”

江媛沉着脸色,甩了自己的手一下:“搬了一整夜的木头,我现在浑身就像你说的一样,真的都快散架了,还麻烦你能否扶我下马车去?”

陈中大大松了一口气,还以为这女人要吩咐他什么呢,不是以整治他作为目的就好。

可他转念一想,不对呀!这女人好像也从未见有这般的好说话过,再说,刚刚不是有人要抱她下马车的吗?她都不肯,为何掉头就要他来扶着下马车呢?这分明就是……无端的挑拨离间嘛!

殊不知,安辰羿的脸色已经臭的就跟秋后霜冻的茄子一样,满脸的褶子,眼睛眉毛几乎都能皱到一起了,让人看着就不舒服。

陈中的嘴张了两下,不知道要说什么。

答应不是,不答应也不是。

虽然他没有往后看,但也知道某人肯定正在盯着他呢,不由得后脊梁一阵发寒。

还真是小瞧了这女人,这有仇必报的小心眼儿,不愧是妇人所为!

果真是女人的话信不得!万万信不得呀!

“你倒是快点呀!脑子里面想什么呢?该不会……”江媛看着陈中若有所思,犹豫不决的样子,她紧跟着催促道。

“没,没想什么!只是……”陈中战战兢兢的踌躇不前,真怕自己一伸手再惹出无尽祸端来。

那可就真是无妄之灾呢!

“算了算了,我自己下去吧!”江媛咬着牙,强忍着下身的撕裂疼痛,僵硬着身子慢慢的蹲下来,就准备自己从马车上跳下去。

“哎呦喂!慢着慢着!你看看你,干嘛跟自己过不去呀?堵这一口气你能舒服的了吗?本公子又没说不愿意呀!”

就在江媛要往下跳的那一刻,陈中一步上前就把江媛从马车上给抱了下来。

其实江媛只不过是想试探一下陈中的。

可她刚刚就只是那么一弯身,那一处的疼痛都已经钻心钻心的疼到叫她撕心裂肺了。

还好,这家伙不算坏良心,不然,若她真的跳下来的话,估计她都能疼得当场晕死过去呢。

陈中把手中的女人放到地上的那一刻,他的心却倒是悬了起来,不知道他这一伸手会不会被安辰羿记仇。

安辰羿全程黑着一张脸,就那么不声不响的看着江媛,他被人嫌弃的很明显。

晋明觉得奇怪,偏过头看着江媛忍得很是痛苦的煞白脸色,走过去问道:“怎么样?哪里疼得很吗?”

我去!

江媛差点没有一口老血喷死过去,脸上顿时火辣辣的烫。

有他这么问话的吗?江媛不用看,都能知道安辰羿的脸色有多难看了。

这两人简直是绝了!一大早就搭着伙来给安辰羿堵了一口气,偏就还让他找不到发泄的理由来。

“将军?将军?……您,您还好吗?”

“您可算回来了,属下都快急死了,这都一夜过去,您不回来也不知道给属下捎个信回来呀?可真叫属下担心坏了。”

秦峰是看到安辰羿从马车上面下来,他就从河边一路跑过来的,喘着粗气问道。

“有什么好急的?走时不是告诉过你们要去干活砍树的吗?眼前摆着这么多木头,你看不见呐?还要我给你如何捎个信?”

安辰羿怒火中烧的对秦峰一顿大吼。

秦峰心慌不已的等了一夜,担心着主子的安危,心都要吊到嗓子眼上了,差点都快急疯。

没成想,却被主子这一大清早的就劈头盖脸一盆冷水给泼了下来,这打击来的迅猛激烈,秦峰难以接受的目瞪口呆。

安辰羿觉察到自己的反应太大,悻悻的转身大步往那堆树木的地方走了。

那种被人嫌弃甚至是讨厌的感觉,特别郁闷。

虽然觉得是自己一时荒唐无度做了错事,可是这样光明正大的被人嫌弃,他还是觉得很难接受。

江媛扶着马车,慢慢地转身靠在马车上,感觉动一下都疼得足矣能要了她半条命似的。

既然这样,看来她还真是一步路都不敢再走了,万一真的疼晕过去,她是一点都不想被晋明发现了她的难言之痛。

才只是这么一想,江媛都觉得难堪不已。

“一晚上我也是太着急了,还真没觉得怎么样,现在木头都搬完了,我才知道动一下都觉得浑身的骨头都钻心的疼!不行,我真是一步都不能动了?”

江媛胡编乱造的找借口。

“那你为何还要下马车来?在上面休息就好,该怎么弄?你告诉我们就成。”

晋明不疑有他,觉得那么大一堆木头,被江媛一个人搬运到这里来,她现在浑身疼得动不了,也不无奇怪。

“我下来也是着急那两个孩子的情况,想过去看一眼,看来真的……没办法了,现在只能拜托你看着他们了。”江媛紧皱眉头,咬着牙说道。

晋明赶紧告诉江媛说:“这个你倒不用着急,这一夜里,我一直都在看着他们呢,说来也怪,自从昨夜你给他们两个喝了水之后,他们似乎就没有再上吐下泻的闹腾,反倒慢慢的也就安静下来睡觉了,今日早晨已经好的太多,基本也消肿了。”

“太好了,那我就先不去看了吧,等我缓缓好些了再去,这马车上有吃的,你给他们拿去一些吧!最好让那两个小家伙再多喝水。”

“行了!有庸医在,你就放宽心吧,正好,这大白天的,也不适合你出来,还是再送你回马车上歇着吧!”陈中看着江媛这样子,觉得牙根都疼。

随即,陈中和晋明两人架着江媛的胳膊,又重新把她送回到马车上去了。

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

Copyright ©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-1